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商业 > 商业特稿 > 正文

夏布荣衰

发布时间: 2017-11-17 10:22:53   作者:JBN记者史敏 实习生俞惠昌/文、图   来源: 江西商报  
摘要: 11月3日,“2017中国(江西)国际麻博会”在新余拉开序幕。传统手工艺者们在现场表演打麻、绩纱、纺纱、穿扣、刷布、织布、刺...

    11月3日,“2017中国(江西)国际麻博会”在新余拉开序幕。传统手工艺者们在现场表演打麻、绩纱、纺纱、穿扣、刷布、织布、刺绣等一系列夏布制作步骤,吸引了大量游客驻足观赏。此次麻博会还同时吸引了国内外500多家企业,现场集中签约 10个项目,投资金额逾11亿元。
    不过,在热闹的夏布文化背后,分宜人有着难言的隐痛。作为“中国夏布之乡”,这里正遭遇着“无米下炊”的窘境,而最大的难题就是,没有人种麻了。
夏布之荣
    清晨六点的分宜,在薄雾中透着一丝初冬的寒冷。分宜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文耀赶了个大早,驱车带记者来到双林镇。这里距离县城和新余市区均只有二十多公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分宜人的一生几乎都和夏布有着不解之缘。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分宜每个人的心中都装着与夏布有关的故事。这里不管男女老少,都熟知一本书,就是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外国学者称它为 “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除此之外,记者听到一个最美丽的传说就是:新余的仙女湖是七仙女与董永生活过的地方。新余北边种苎麻,南边纺织,就是七仙女与董永创造的“男耕女织”的美好生活翻版。
    夏布2600年前就出现在中国的历史上,它的原料苎麻,被外国人称为“中国草”。“在民俗中,夏布充当了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色,婚丧嫁娶都要用到夏布。”张文耀边驱车边向记者介绍,双林夏布始于唐末,在清乾隆年间最兴盛。上世纪90年代初期,全镇85%以上人员从事夏布产业,种植苎麻10280亩,年产苎麻75万公斤,在韩国、日本、东南亚受到广泛好评,并占有韩国市场的大部分份额。
    双林镇的下院村,从行政意义上来说还是一个很年轻的村落。此前,下院村与麻田村、坪海村统称为岭南夏布乡,现在下院村所在的地理位置就是以前的“岭南夏布厂”。下院村党支部书记黄小生对记者说:“当时因为田地少,许多村民没有分到田地。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就建了这个岭南夏布厂。那个时候,能进到厂里当工人的村民都挂上了城市户口,因为厂子效益好,许多人都想成为一名工人。现在,下院村的人口有3000多,但户籍人口只有2369人。”黄小生说,自己从小也是在唧唧复唧唧的织机边长大,“农闲时节,祖母绩纱,母亲织布,父亲刷布,家里的蚊帐等都是自己动手做。反正我们祖祖辈辈都织夏布,具体有多少年历史,我们也不知道。那时候,下院村曾经有98%的人从事夏布的生产,家家户户都熟知夏布制作的每一个流程。”
    带着神灵之气的苎麻经过剥皮脱胶后,变成千丝万缕的纤维,再经过绩纱、经纱、浆纱等一系列工序,最后才能成为一块夏布。因为每年要剥皮三次,为了表达对它的敬畏,过去每逢农历三、六、九的赶集日,种麻乡民和麻贩们都会在天未透亮时就完成一天的交易。
    今年60多岁的黄胜英,12岁在娘家的时候就已开始学织布了,她与丈夫一家,祖祖辈辈都靠织夏布为生。“我们用夏布织好纹帐,然后挑着担子出去卖,最远曾走到过赣州。”在黄胜英家里,记者见到了一个目前还在使用的古老织布机,用一层厚厚的塑料布团团围住。“因为麻纤维特别娇气,湿度不够就会发干,容易断裂,所以需要进行保湿。”在采访中记者得知,下院村以前挖过许多地洞,称为夏布洞。在洞里织布,可以达到保湿的效果。当地还特有一种古老的建筑防腐技术,就是在柱子上漆之前先用夏布裹好,然后再刷上漆,可以提防白蚁的叮咬和腐蚀。
蹒跚前行
    在去往分宜的火车上,记者偶遇“雅克城市规划设计院南昌分院”的一名设计师,名叫柯涛平。这位参与了分宜县城市规划的设计师曾经对当地苎麻种植面积做过详细规划:“分宜的苎麻种植业现在正走下坡路,因为收益低,农民种植意愿也低。相比于正往上走的分宜麒麟瓜,苎麻种植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这个信息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得到了印证。
    据了解,分宜苎麻种植在上世纪90年代鼎盛期达7万多亩,但目前下滑至2.45万亩。在分宜最大的麻纺加工厂江西恩达麻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达”),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原材料供应非常紧张。“目前,我们很缺苎麻原材料,昨天因此停产了。今天刚进一些货,都来自四川达州。”技术生产部经理褚特野向记者介绍,“去年到今年,苎麻价格涨了不少。不过,分宜本地的种植依然跟不上。”
    出租车司机张师傅是分宜本地人,二十年前他也从事过夏布生意,之后改行开出租。对于夏布近年来的萧条,他说:“分宜夏布最鼎盛的时期,原麻价格卖到了十几元/斤。记得当时肉价才0.7元/斤,生产一斤原麻可以买20斤肉。但现在的价格在6元/斤左右,农民赚不到钱肯定不愿意种。”
    分宜县麻纺办刘带根分析说,苎麻种植在分宜处于亏本状态,相比于四川达州,这里人工成本要更高。这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有关系。达州经济不发达,一些老人闲赋在家所以愿意种植。即使价格上涨,分宜的敏感度依然不强。
    从兴盛到现在的萧条,夏布的没落与苎麻行业的衰退相互呼应。那么,曾经显赫一时的夏布,如今为何行情低迷呢?
    “这是国际行情决定的。夏布受到热捧,曾产生过一些虚假繁荣。当时,只要是有水的地方,比如洞庭湖边,全是小作坊式的麻纺厂。后来因为苎麻加工过程中,用化学方法脱胶对水资源污染厉害。十几年前,关停了将近90%的麻纺厂。”刘带根向记者解释,“加工环节断掉了,农民和贩子手中却囤了许多货,价格就崩了,最低降到2元/斤左右。之后,欧洲国家的亚麻又占据了市场,所以市场长期处于低迷状态。”
    随着现代纺织工业的兴起,传统夏布不可避免被边缘化,甚至沦为被保护的对象。据了解,双林夏布尽管名扬四海,韩国、日本等也还有市场,却很难吸引年轻人来从事这个传统行业。下院乡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从苎麻变成夏布要经过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是费力又枯燥,年轻人学不来。
    如今,下院村岭南夏布厂已停产了,只剩下空荡的厂房,冷寂矗立着。良种的流失、麻田的缩减、企业倒闭……雪上加霜的是,苎麻化学脱胶污染、其它麻类价格竞争、行业内部无序竞争等,都使得该行业陷入尴尬的境地。
期待复兴
    虽然夏布日渐式微,但在分宜,却依然留存着一股充满希望的生命力。
    在而今的夏布行业,江西仍是全国苎麻布生产量最大的省份,占全国产量的65.33%。目前双林镇已种植苎麻1万余亩,年产苎麻400万公斤、夏布100万匹,年销售额3亿元,全镇有5100户苎麻种植加工专业户。
    “新余土壤深厚疏松,保水保肥,且有机质含量高,非常适宜苎麻生长。为了保护苎麻种植产业,分宜县目前正打造1000亩高产示范基地,主要承担三大功能,保护种子资源、新品种示范、培养技术人才。”刘带根充满期待地说,“一旦行情复苏,我们可能就会迅速占领市场。”据了解,该基地目前已试种了2亩高纤维支数的新品种“赣苎6号”,纤维数可达3000支,以该品种为原料的苎麻纺有望突破高支纱,生产中高档苎麻纺产品。
    从事二十多年宣传工作的张文耀,一直关心苎麻产业的发展。在采访过程中,张文耀一直有一种难以表达的复杂心情,想要保护,但又面临困境,“在苎麻种植产业中,剥麻这一道工序可能是制约其发展的最大困扰。这个工序考验功夫,也很费力,占到农民种植成本的近60%-70%。”
    剥麻,是指把苎麻表皮剥下后,还需要把最外面的一层褐色薄皮再刮掉。“我们政府正在支持对这道工序进行技术攻关。目前已拿了一些样机,虽然在技术上还未达到要求,但可喜的是得到了中国林科院的支持,并设立了基金进行该项目的研究。”张文耀笑着说。
    谈到夏布的传承与发展,分宜还有一位不可忽略的人物,他就是改写了中国夏布史的当地企业家,恩达的创始人邱新海。“之所以称改写中国夏布史,是因为他创办的恩达引进了武汉大学研发的一种生物脱胶技术,彻底改变了之前用化学方法给苎麻脱胶的工艺。”褚特野告诉记者,“用化学脱胶COD值达到了18000mg/L,对环境破坏很大。而生物脱胶低于2000mg/L,污染物含量只有化学脱胶的十分之一。”
    在恩达几千平米的产品展示店中,记者见到制作成各种布艺的家纺与艺术品。在化学脱胶的年代,苎麻产品有很多接头、断头,水洗过后冒出的线头很“抓人”,没人敢去尝试做家居用品。但恩达用生物脱胶解决了技术难题之后,生产了包括服饰、床上用品等在内的各种家居用品。也正因此,在湖南、四川等夏布生产已基本绝迹的情况下,分宜依然散发着其独有的魅力。特别是分宜举办的“麻博会”经历了四届的发展和沉淀,已成为中国麻纺业最具影响力的大型行业交流合作盛会。振兴夏布道阻且长,但走过千年传奇的“中国草”,在经历了市场经济的洗礼冲刷后,正在重新焕发“中国宝”的无穷魅力。
 

扫一扫,关注江西商报官方微信(jxshangbao),了解更多最新的新闻动态。

江西商报网微信二维码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活动
更多>>
专题
更多>>
赣ICP备11006822号    © Copyright  2014  江西商报网 www.jx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