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生活 > 先锋观点 > 正文

我愤怒,因为我爱这个世界

发布时间: 2018-03-09 10:41:49   作者:钟曼菁/文   来源: 江西商报  
摘要: 第90届奥斯卡已经落下帷幕,呼声最高的几乎零差评《三块广告牌》却惜别最佳影片。虽然奥斯卡小金人是一块标尺,但时间才是经典...

       第90届奥斯卡已经落下帷幕,呼声最高的几乎零差评《三块广告牌》却惜别最佳影片。虽然奥斯卡小金人是一块标尺,但时间才是经典的试金石。好在片中女主海耶斯饰演者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与警员迪克森饰演者山姆·洛克威尔,凭借片中精准到位的表演分获最佳女主奖与最佳男配奖,算是给影迷一个安慰。

       《三块广告牌》是马丁·麦克唐纳自编自导的一部剧情片,故事由三块广告牌开始,性格强悍的单身母亲因不满警局在其女儿被奸杀后数月找不到真凶而愤怒,进而租下那三块广告牌对警局进行叩问。起初,女主与威洛比警长、女主与迪克森警官、女主与前夫等人针锋相对,但剑拔弩张的人们最终解开误会。影片透露出的愤怒被逐渐转化,因为小细节而变得温情。结尾虽然并不圆满,但片中人物已经获得解脱。

       影片里最催泪的部分,除了海耶斯为了女儿近乎疯狂的坚持,还有她坚硬外表下柔软的内心。在广告牌被烧毁后,早晨起床的她穿着女儿的玩偶拖鞋,用一只脚和另一只脚对话来给自己勇气。在广告牌下种花时,一只小鹿经过,她把那当做是自己的女儿,眼睛里尽是柔情。

       《三块广告牌》的故事,让人们想起了江歌妈妈。都是失去了女儿,都是倔强地想“讨一个公道”,都是明明没有希望却仍在坚持。这些细节让她一下子立体了起来——她的坚持和倔强并非冷血,而是内心深处柔情的保护色。

       前一段时间热播的《演员的诞生》,章子怡作为导师,一度被人攻击过于严厉、说话刻薄。可因为一个片段,她本人并非刁钻冷血,那些令人不悦的言辞只是她专业的表现。在两个演员表演了一段关于继母的情景剧后,她声音略带颤抖地点评:“我也是一个母亲,我的女儿,不是我亲生的,我要把全部的爱都给她。”

       不论是看似暴躁的海耶斯突然流露的柔软,还是始终严格专业的章子怡控制不住的情感,正是她们用坚强、倔强筑起的那道围墙,才让缝隙中露出的柔软光芒显得格外明亮动人。“天虽寒,处处有温暖。”和海耶斯一样,她们其实都深爱着这个世界,那份倔强和不屈背后,其实是对这个世界仍不放弃的柔情。

       这部电影没有去标签化任何一个人,他们鲜活而丰富,每一个角色都带着自己的可爱与缺点,就如同日常的身边人无法被简单划分。前半段你一定不会喜欢偏执强硬自我的女主,她的爱与愧疚让她穿着一个硬壳。也不会喜欢暴躁冲动甚至有点种族歧视的妈宝迪克森。只活了半部电影的警局局长用自嘲口吻的三封信出现在电影后半段的旁白里。这三封信留下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牵挂与留恋,宽恕与幽默,体谅以及盼望,也带给女主与警官迪克森灵魂上的思考。他们在意外中顿悟,带来了心灵上的改变,才会有后来的和解与轻松。影片中最有趣的一段和解应该就是在医院里,包成木乃伊的迪克森对没认出他的广告商莱德说,他非常抱歉把莱德从二楼摔出去,莱德大叫着恨他,另一面但却笨拙地给他端来果汁,把吸管拨向迪克森。最后他们都放下了心里的偏执,获得解脱。

       电影结尾,警察问海耶斯,“我们要去杀了那个人么?”海耶斯回答:“谁知道呢?”然后露出整部电影里唯一的笑容。我们不知道她最后是去杀了那个凶手,还是在笑容中与自己和解了。但这都不重要了。就像我所理解的公交车站广告牌上的内容,我们在这个艰难复杂的世界上,用力地表达愤怒也表达感激,用力地恨更用力地爱。不管结果如何,让我们坚强勇敢。那些瞬间,我相信就是我们最动人的时刻。


扫一扫,关注江西商报官方微信(jxshangbao),了解更多最新的新闻动态。

江西商报网微信二维码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活动
更多>>
专题
更多>>
赣ICP备11006822号    © Copyright  2014  江西商报网 www.jxsb.cn ,All rights reserved